首页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 > 章节内容

目录

第一五四四章 继续骗(1 / 2)

那么了然于胸又近乎平心静气地问话之后,何沛媛再稍微扭头盯一眼正想往她面前钻的男人,她就往右轻轻平移半步避开了身体碰触,真是淡定从容。

这是敲山震虎还是引蛇出洞呢?不光何沛媛没使过这种路数,杨景行可怜的恋爱史中都没接触到这方面的经验,他要再观察一下,然后用上了稍显焦躁的语气:“说的什么?”

何沛媛望着对面的楼栋,虽然看不到什么人,但那些阳台窗框和吃穿住用也是生活,有戏剧梦想的何沛媛现在挺注重观察,说话就不走心了:“你知道,说什么。”

“不知道。”杨景行就委屈得全神贯注:“什么骗你什么时候?”

姑娘笑了。真是人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知人知面不知心,谁能想到她何沛媛,标杆,尽然还会这种轻蔑到嘴角都舍不得多杨一点的厌恶冷笑,说出去谁信呀。

杨景行也笑,不过是熟练贱笑:“又是什么桥段?我演什么角色?”

何沛媛演技细致,白净瓜子脸上的歪曲稍纵即逝,再转脸看男人就心平气和:“你但凡还有一丁点良心,有一点人性,就让我死个明白。”

“好好说话。”杨景行稍微加重的语气有点像在提醒下属员工。

何沛媛干脆不说话。

杨景行也稍作整顿再开口:“我有没跟你说过的事,有些事,但是没骗你。”

何沛媛这次的冷笑稍微带点声音,再感悟幽叹:“隐瞒和欺骗有什么不一样?”

“我们早就说过。”杨景行声调是真的高起来了:“都是过去的事了……”

“不想听你那些狡辩!”何沛媛猛然炸毛,抨击丑恶的愤怒中夹杂着对命运的反抗随着震颤的吼叫喷薄而出,爆炸的情绪和洪涛的音量不仅震慑消防通道,还可能波及到对面楼栋。

被调侃是最符合“国际名园”业主身份的杨景行这会男人了呀,眉头都没皱一下,几乎纹丝不动。

可使出这招平地惊雷却让何沛媛自己消耗不小,姑娘的胸口起伏开了,双拳紧握双臂紧绷得微微颤抖,好像还没来得及宣泄出的视线依然狠瞪前方但明显失焦。

用十来秒钟充分展示自己的临危不动后,杨景行还要表现轻声细语:“想不到有什么值得你这么生气,中午都还好好的……是不是遇到什么人了?。”

谁问谁呀?何沛媛才不会放弃主动权,当没听见。

杨景行深沉呼吸还坚定了关注女朋友的眼神,看样子是要豁出去:“是不是去年平京拜年的事?”

女人果然善变,昨天还能把一件事能翻来覆去追究若干遍的何沛媛现在面对这么有潜力的新鲜八卦,她的反应却是对爆料者不耐烦的一瞥眼。

杨景行再想一下,还有素材:“给程瑶瑶几个录音那次?”

这还不如前一条新鲜有趣呢,何沛媛波澜不惊得眼睛都没眨一下。

又陪着姑娘安安静静看了几秒钟的窗外,杨景行不得不为自己缺少故事而叹气:“我真想不到了。”

何沛媛苦笑鼓励:“继续骗。”

“你说!”杨景行求个痛快:“说出来我认。”

口气倒不小,何沛媛最反感这种吹牛的人:“怎么认?你拿什么认!”

杨景行立马缩回去了:“肯定有误会……你是看到还是听到什么?”

“你问我?”何沛媛想再次爆发,可情绪积累还不够,声音不如前一次有穿透力:“你自己干的事。”

杨景行就是很想知道:“我干什么了?”

“是不是要我给你拿来?”何沛媛终于正视男人,眼里锐利的不屈配合口中严正的关切:“那我们就完了。”

很严重呀,不过往好处想就是目前还没完,杨景行没有犹豫多久也情深意切:“媛媛,我没做过值得你这样的事……”

“好!”何沛媛猛然开始超级点头,充分发挥出她脖子修长的优势,动作幅度之大让泪滴根本没机会在脸上留下印迹而是直接从眼眶飞洒出来:“行,你说话算话!”

看女朋友想要撕破提包一样捅手进去猛掏东西的样子好激动,杨景行眨巴着眼睛抬手去安抚:“回家再说……”

又不是什么高难度,何沛媛顺利拿出手机后还在男人面恶狠狠抖两下,然后单手稳握麻利解锁,急切点开浏览器。

凑近些,杨景行借助那点身高优势很快瞄清了,是如歌的网址呀。如歌网上能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虽然编辑们大多放假中,虽然有一些不稳定因素……可是姑娘尝试打开的应该是官方专题页面而非用户发帖。

明明是没网速才一直空白着,何沛媛却愤怒质问:“你是不是删了!?”

杨景行无助又懵懂:“我几

天没去公司了……什么东西?”

何沛媛眼中的怒火对准了浏览器那让人心焦的进度条,可这东西完全不怵她,就是不动。

杨景行壮起胆子仔细看看,再建议:“信号不好,回家看。”

一没留神吧,好大颗泪滴落在屏幕上炸开了花,何沛媛连忙擦手机抹眼睛,嘴里切齿怨恨着:“杨景行,你对得起我!”

对不起的是如歌网至今还没开始做针对手机浏览器的适配兼容工作,等了这半天连页面的标题都看不到,杨景行也着急伸手了:“我们去电脑上看!”

何沛媛猛一甩刚被男人虚握上的肘腕:“你自己看,不然我冤枉你!”

“一起去。”杨景行又想帮女朋友擦眼泪,没得逞就更心疼的样子:“我们先把问题搞清楚……”

“我清楚得很。”何沛媛前言不搭后语:“怪我瞎了眼……”

杨景行好像没招了,恼火得左右转:“总要给我个机会吧?到现在是什么事我都不知道。”

何沛媛又:“你自己做的事不知道?”

杨景行准备用强了,拉起姑娘的手臂就拖。

现在的何沛媛可不扭捏娇弱了,屁股往后那么一撅就使上了全身的力气。

女朋友的表情好像很疼,杨景行只好撒手:“我求你了,回家去说……”

“我跟这里没关系!”何沛媛的面目简直狰狞了:“这是你们的家,你去找她回来!”

谁呀?杨景行好像也有那么点过往,一时之间理不清:“究竟什么事?有什么事?”

算是昂首挺胸目中无人地悲壮冷笑一瞥后,何沛媛转身过去继续观察窗外生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