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言情 > 美女赢家 > 章节内容

目录

第一五四七章 不怕她(1 / 2)

姑娘家是双手扶膝正位而坐,虽然眼角流着眼泪但仪态并不失端庄。杨景行倒好,根本是侧歪在女朋友身上,皱眉苦脸的还有些耳鬓厮磨动作倒像是他受了多大委屈,几欲倾诉了。

“我打电话……”何沛媛犹豫还是提醒了一下,不过没来得及在意被男人勉强套在脚上的拖鞋,半趿拉着就起身。

还是隔阂了,姑娘以前随便给谁打什么电话都不会避着男朋友,这会不仅离开沙发还直接走了。杨景行动作快跟上呢,不过跟到过道看女朋友进了厨房,他终于想起来什么事回头转身,去茶几边拿起姑娘那双杏色玛丽珍鞋提到大门口摆好。

何沛媛在厨房里打电话也没格外小声,说什么“找到了”、“他回来没事了”、“大姨呢”、“看情况”,只是声调没平时活泼。超过一分钟很专注的通话后,姑娘放下手机回头不仅没被悄无声息站在厨房门边的男人吓到,她甚至能无视。

杨景行好像没偷听:“怎么说?”

何沛媛迟钝地半摇头。

杨景行先明确自己的意思:“大姨走没?晚饭安排没?”

何沛媛那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知道想什么去了。

杨景行开灯,这会连女朋友被刺眼了他都关心得上脸,赶快过去遮个阴:“……去洗洗脸。”

何沛媛不在意打不起精神,愣了一会才瞟一瞟男人打听:“你从哪里回来的?”

“闵行,都上高架了,刚跟秦声谈完。”杨景行好像还在被询问的状态里:“我急死了,还以为是家里发生什么事。”

何沛媛奇怪:“家里能有什么事?”

“想不到。”杨景行可真恶毒:“是不是你爸又不舒服了,李顺凯惹祸了……”

“怎么可能……”何沛媛这下有情绪了,眼睛瞪起来:“李顺凯管你什么事。”

杨景行向来谦虚:“一开始怎么也不到是自己的事,后来才感觉你语气不对,可我也没干什么呀。”

何沛媛又凄然藐视:“是,什么都没干,你无辜。”

“总之比我想的情况好多了,只要是我们之间的问题都好解决。”杨景行还喜庆起来:“好了没事了,轻松了,抱一个!”

因为男人的动作还算规矩吧,何沛媛就没踢打,当也不会配合。

“看你那个样子。”杨景行好像在恢复状态:“我又着急又心疼又觉得冤枉……”终于长舒一口气。

何沛媛可没放松,做个挣扎的趋势:“我问你。”

惊弓之鸟顿时原形毕露,吓得后退:“还有又来?”

何沛媛只有一丝笑也透着得意,眼神也更有经验了:“程瑶瑶怎么回事?”

杨景行愣神半天后猛然强硬起来了:“大喜的日子,别鸡毛蒜皮了好不好?”

何沛媛拳头一捏,小脚一跺,脖子一伸,满脸的坚毅,嚷起来了:“不说清楚我跟你没完!”

反正大头都招供了,杨景行不怕再压几根草,不就是给四位女歌手录串烧的那天晚上同车出入了么,再加上在录音棚或者公共场合的一些礼节互动,虽然可能性很小但是保不齐会被什么人从什么角度去拍下来并进行特别的诠释,那些专业人士想误导娱乐圈受众还是很容易的。

何沛媛质问自己是没头脑的粉丝么?更要杨景行摸着良心想一想她何沛媛是那么小心眼的女人吗?她何沛媛想象不到娱乐圈那些豁得出去的人会怎么样为那看起来就近在眼前唾手可得的名利做出什么“努力和牺牲”么?不光她自己想得到,身边家人亲戚都有提醒,可她什么时候在这方面上纲上线过,她甚至可以拍胸脯说,都没怀疑过!

“我认识你之前,不是,我答应你之前你干什么的?”何沛媛的逻辑很严密:“不是四零二不是制作人?已经算名声在外了吧,如果我不相信你为什么答应你?”

“主要是当时媛媛……”杨景行还是连连点头:“我不跟你说也不是怕你,就是觉得没必要拿这种事烦我女朋友,聊点什么不好。”

何沛媛满意地点点头,又强烈严肃:“可以聊!但是,只要你行得正,问心无愧有什么不能聊的?”

所以呢?这姑娘就在杨景行自己因为“随口瞎说”而再想不起来的情况下绞尽脑汁抓掉头发之后欣喜若狂:“平京!你说的平京拜年!说!”她康复能力也不一般,都跟臭流氓扭打起来了。

娱乐圈之外,何沛媛对学院里一些人“给青年才俊牵红线”这种事也不惊讶,她还分析出这些人会给自己的行为穿上一层艺术的外衣因而就有了道德感甚至优越感,真是可笑,何沛媛出主意:“叫他们呢打听打听齐清诺什么脸蛋什么身材,最差问问他们写不写得出那么好听的歌。”

杨景行怀恨于心:“叫你去你不去……”

说说闹闹的好像没什么过不去的坎了,眼看就晚八点,杨景行把女朋友抱上楼伺候着洗了脸梳了头再半推半搂地准备出门吃晚饭时,他电话响了,是李孚打来的。

何沛媛都有点烦:“你快点帮他把事办了,叫他们早点结婚算了。”

杨景行也没多为难不敢接,手机放在台子上按免提了边换鞋边说:“二白,假期去哪浪漫了?”

“哪有假期。”李孚很恼火:“合作三年的一个货代老板毫无征兆卷钱跑路,我他妈两天没合眼了,还好晴儿赏脸陪我吃饭。”

不用女朋友嘘嘴提醒,杨景行也不会露馅:“吃完饭看电影没?”

“张不开眼了早点回去补个觉。”李孚还是想起来:“哦,你那个,晴儿她们都说很不错,票卖得挺好吧?”

“马马虎虎。”杨总现在会讲人情了:“你不管什么时候补票我都先谢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